你所在页面 首页 > 新闻动态>

中国农村道路安全改善研讨会在甘肃临夏召开

2018-10-17

10月12日至14日,由世界银行主办的中国农村道路安全改善研讨会在甘肃临夏举行,来自世界银行、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的专家,以及甘肃、安徽、贵州、山西等地政府管理部门的30余名代表,共同探讨我国农村道路发展现状、目前存在的问题以及改善措施。世界银行交通与信息通信技术全球实践局副局长任斌出席研讨会并致辞。

99.97%建制村通农村公路

全面奔小康,关键在农村;农村奔小康,基础在交通。《“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明确指出,2020年,我国将基本建成安全、便捷、高效、绿色的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部分地区和领域率先基本实现交通运输现代化的总体目标。

农村公路铺下的是路,竖起的是碑,连接的是心,通达的是富。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公路总里程达到477.35万公里,农村公路超过400万公里。目前,我国99.97%建制村通农村公路,已经形成了便利通达的农村公路网络,对于方便农村居民出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然而,在农村公路快速发展的同时,道路伤亡事故也在逐年上升。2015年,我国发生涉及人员伤亡的道路交通事故18.8万起,共造成5.8万人死亡、20万人受伤。根据统计数据,我国农村公路事故死亡占公路事故死亡比重已从2006年的30.3%上升到2015年的37.2%。

交通安全配套设施建设不足、车辆安全性能相对较差、道路交通量快速上升是我国农村公路安全事故上升的主要原因。此外,驾驶员安全意识淡薄、交通安全管理滞后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的意见》指出,2020年年底,我国将基本完成乡道及以上行政等级公路安全隐患治理,实现农村公路交通安全基础设施明显改善、安全防护水平显著提高,全面提升公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能力。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高级公路安全工程师张铁军认为,对于我国现有农村公路,应进行风险评估,确定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的实施路段。按照“轻重缓急、逐步覆盖”的次序要求,制定总体实施方案,优先实施通客运、通校车的路段、旅游线路以及人口密集区域人车混行、交通流量大的路段。

完善基础设施 提升农村公路主动防护功能

世界银行交通专家菲利普·乔丹认为,随着中国农村公路的迅速发展以及机动车保有量的急剧增加,农村公路交通事故率也在节节攀升,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安全防护设施不完善,设置不规范是造成农村公路交通事故的重要原因。

菲利普·乔丹介绍了澳大利亚、蒙古等国的农村道路安全防护经验,认为中国部分地区农村公路缺乏安全防护等配套设施,同时存在转弯急、视距不良等问题。农村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可以从主动预防、宽容设计、防护并重、诱导先行等方面开展。

在路侧险要路段,要设置合理的交通标线和标志设施,做好诱导,对车速进行控制;路侧护栏除了波形梁护栏及柔性缆索护栏之外,还可以设置其他护栏。除护栏外,强制减速措施、视线诱导设施等也必须充分落实。此外,对于小半径弯道及视距不良路段,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可以设置警告鸣笛标志、限速和禁止超速标志、线形轮廓标或诱导标,以及在弯道处设置分道体或中心黄实线。

研讨会同期举行农村道路安全规划设计实践活动,参会人员分组对陈尹路、大滩涧河滩桥头、牦牛路尾水渠桥等路段进行了考察,菲利普·乔丹、张铁军从标志牌设计、防护栏设置、公路环境等方面分析考察路段存在的安全隐患,并提出了安全改善措施。

在讨论阶段,焦作市、武威市、临夏自治州等地代表分别就各自考察路段进行了全面总结。参会成员发现:在陈尹路,校区限速标识不清晰、被行道树遮挡,非机动车道不连贯等问题,同时进一步提出标志牌合理设置路段、设置非机动车道隔离栏等措施。

在大滩涧河滩桥头,参会人员对信号灯、减速带设置提出了疑问,与专家和与会代表进行了深入讨论。同时,根据研讨会学习内容,参会人员提出了合理的设置方案。

此次研讨会旨在加强理论联系实际的能力,通过人员分组、实地考察分析、主题汇报的形式,有效的促进了参会人员对我国农村道路安全发展现状、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的问题进行深入思考。